山东乐陵市多部门党员干部参与造假抢地伤农案(转载)

heike 404 2022-09-07

  田卯村“4.15”流血事件村民代表上书中央申诉

  山东乐陵市多部门党员干部参与造假抢地伤农案

  当地各级监管部门联手充当涉案腐败官员保护伞

  《中国记者调查网》北京7月5日专电(记者刘来迎、云海生、凌少山、王善生、郭平):近日,山东省乐陵市部分受害群众代表专程进京,就该市政府涉嫌“4.15”造假公开抢夺承包耕地打伤多名群众腐败事件,再次向驻京新闻媒体和中央领导、相关部门举报控告,并开始了新的艰难维权历程。村民代表向媒体表示,不管当下腐败黑恶势力多么凶残无道,也不论事件身后层层保护伞职位多高、手段多么阴险狡诈、欺上瞒下,也决不后退半步,直到将涉案贪官绳之以法、如数归还被武力造假横夺走的活命田,不管为此要付出多大代价,甚至流血、甚至牺牲生命,也不后退让步。

  今年4月15日上午9时许,山东省德州市所属的乐陵市个别主要领导,操纵指使公安防爆大队、执法局、国土局、机关党员干部及“两劳释放人员”和流氓恶势力分子,分乘多部车辆、浩浩荡荡开进该市城西镇(办事处)田卯村等两个村庄田间地头,先后对两村200多亩种植小麦等农作物的承包责任田实施公开武力抢夺。同时,对阻止这伙人违法行为的多名村民围追毒打致伤、并实施抓捕和拘禁。不仅如此,还多次对受害群众威胁恐吓和打击报复。前不久,担负驻村维稳帮扶责任单位的某局领导、在村委班子的指认下,来到村民家“征询意见”,要求对方对“4.15”流血事件给予赞扬和拥护,致使群众回避躲藏。

  经知情者依据“4.15”事件现场保留的原始录像和图片资料,向《中国记者调查网》记者分辨指认,初步证实,有市镇多个部门的党员干部涉案参与,其中有市镇两级相关党委支部书记、委办局党总支负责人,党龄最长的达30多年。

  乐陵市田卯村“4.15”流血事件发生后,《中国记者调查网》接到村民投诉,展开调查采访,并证实:该市两级政府在武力抢夺田卯村等两村耕地中所先后使用的所谓两个“明星企业”-----“简爱艺术品有限公司和义乌思福特管业有限公司”子虚乌有,两个假公司所涉及的“征地”行为是一个赤裸裸的假企业、假招标、假投资、假联营、假规划、假审批、假土地流转、假开发建设的“八假征地”项目,按我国法律相关规定,其行为依法属于涉嫌经济诈骗犯罪范畴。

  几个月来,田卯村受害群众代表先后向省市纪委、国土、办公厅、信访办,及国土部济南督察局控告反映,要求依法查处乐陵市造假抢地伤人事件,希望早日归还被抢占耕地,并赔偿相关的经济精神损失,但先后遭到层层推诿扯皮、人为阻挠和压制,甚至接访人员公开训斥受害人,为乐陵市两级党委政府所制造的武力造假抢地流血腐败事件“歌功颂德”、乔装打扮,妄图联手将本案消化按死。

  受害群众反应说,在《中国记者调查网》以《山东乐陵:政府造假抢地事件引发民怨》为题,对乐陵市、镇两级涉嫌造假抢地伤人流血事件独家追踪披露后,引起涉案人员的恐慌不安。因此,雇请民工对严重锈蚀腐烂变质、用来修建所谓“八假项目”厂房所使用的废弃二手原材料进行“技术处理”和包装,并继续抢夺耕地和违法建设。在此前本网首篇对这一腐败事件独家披露后,乐陵市宣传部新闻发言人曾连续多次打电话,对文章记者横加指责威胁,试图阻止继续跟踪报道。

  由于山东省各级有关部门和国土部济南督察局不作为,甚至公开掩盖袒护乐陵市“4.15”政府造假抢地伤人流血事件、强词夺理伪装辩解,使得田卯村受害群众大失所望。为此,接受群众委托的蔡洪宾、蔡金星、尹学斌、郑玉成四名村民代表被迫进京,分别向中央有关领导和部委办局、及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同志继续控告反应,再次强烈要求中央和山东省委领导高度关注田卯村造假抢地伤人腐败事件,并期待着本案件早日批转督办、进入实质性查处程序阶段。

  为此,《中国记者调查网》将继续对本案跟踪报道。

  新闻链接:《山东乐陵:基层“牛官”欺压百姓顶风作案霸良田》、《山东乐陵:政府造假抢地事件引发民怨》、《山东乐陵:中纪委“济南民生会议”落实遭公开对抗》、《山东德州:驻村工作组逼迫村民支持政府造假抢地行为》、《山东德州:国土部济南局等监管部门拒查“4.15”土地造假案》

一、乐陵抗战那些年那些事--铭记历史 缅怀先烈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乐陵作为抗战时期冀鲁边区的中心,八年抗战中抗日军民谱写了众多令人可歌可泣的悲壮诗篇,《乐陵抗战那些年那些事》就是一部集中挖掘、记载、弘扬这些动人事迹的重要著作。

  《乐陵抗战那些年那些事》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献礼之作。在抗日战争时期,冀鲁边区是我党在华北领导的重要抗日根据地,而乐陵是当时冀鲁边区政治、军事、经济、教育、文化的中心,乐陵军民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无数英雄豪杰抛头颅、洒热血,铸就了不畏强敌、宁死不屈、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伟大抗战精神。虽时光流转、岁月变迁,但这段历史不能忘记,我们怀着对历史的尊重和对抗战精神的崇敬,与编著者几经商讨、修改、推敲,严谨负责,精心编校,尽最大努力确保这部著作的出版质量。

  铭记历史,是为了秉烛前行。历史和事实不能被忘却,也不能被遮掩。正视历史、尊重事实才能更好地引以为鉴。《乐陵抗战那些年那些事》用纪实的手法为我们重现了那段充满血与泪、情与仇的烽火岁月。通过本书,我们看到了日伪令人发指的暴行,日军愈加凶猛的“铁壁合围”;我们听到了无数平民百姓的哭救,革命先烈英勇就义的呐喊;我们知道了英勇善战、屡立战功的平津支队,有勇有谋、出奇制胜的“铁帽子五连”。革命妈妈常大娘为抗日的牺牲和奉献让我们感动,牟宜之的机智、果敢、善良令我们钦佩。当看到抗日英雄李正西成功脱困时,我们如释重负,当作恶多端的伪军李队长最终被识破而被正法时,我们拍手称快……铭记这些历史,才能够鉴往知来。

  缅怀先烈,是为了告慰亡灵。在冀鲁边区抗战过程中,无数抗日英雄为之抛头颅、洒热血,义无反顾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边区慈母”马振华对孩子的一句“快和你妈要饭去吧”令人潸然泪下,心细如丝的他最终在敌人的重围中英勇就义,年仅35岁;在狱中与敌人顽强抗争的张培之用“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精神诠释了共产党员这一光荣称号;“神枪震敌胆”的传奇英雄李清寿用他的智慧与勇敢与敌人周旋,谱写一段段传奇,年仅26岁的他最终在被重重包围的情况下饮弹自尽……这一位位先烈,用鲜活的生命昭示着曾经发生在乐陵这片土地上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让我们再次向先辈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在编辑本书的过程中,我们深感责任之重大。看到厚重的书稿,我们心潮澎湃。我们深知,本书承载的是沉甸甸的历史,是无数抗日英烈所挥洒的汗水与鲜血,更是发生在乐陵这个革命老区的一段段传奇;我们深知,乐陵市各级领导,特别是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在编著这部著述的过程中所历经的艰辛与坎坷,以及他们对书稿精益求精的打磨;我们更加知道,这应该是80多万乐陵人民的热切期待。

  胜利来之不易,和平来之不易,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值得我们永远纪念。

二、山东乐陵市委书记鄂宏达纵黑造假霸良田来之中国记者调查网(转载)

  权上访无门路一“鳄”当道万民愁

  山东乐陵市委书记鄂宏达纵黑造假霸良田

  田卯村“4.15流血事件”究竟能否依法查处?

  图1:高谈“民生”的乐陵市委书记鄂宏达

  《中国记者调查网》3月8日德州专电(记者刘来迎、云海生、凌少山、特约记者何泰文):“这家伙心狠手毒欺压百姓,比他的前任还要厉害,他的所谓‘群众工作’就是武力和棍棒,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近日,本网编辑部再次接到山东省乐陵市部分干部群众的投诉反映说,发生在2012年4月15的当地政府勾结黑恶势力造假抢夺耕地、非法抓捕伤人事件,不但没有依法解决,而且,以市委书记鄂宏达为首的地方势力,大肆非法圈占村民土地,并造假掩盖真相。近一年来,当田卯村失地村民在上访求助绝望之际,依然在呐喊和抗争着。受害村民要求本网继续关注田卯村“4.15”流血事件。同时呼吁中央和新一届山东省委督办、依法严惩鄂宏达、李维国地方势力团伙,彻底铲除基层政权中践踏民主、欺压人民群众的顽固变质份子,早日还天理公道。

  黑色“4.15”,失地村民流血又流泪

  《中国记者调查网》调查证实,去年4月15日上午10点半,受市委书记鄂宏达的指使,在乐陵市开发区党委书记兼城西镇党委书记李维国的现场指挥操纵下,担任片管干部兼田卯村村支部书记的王海涛及随行的机关党员干部、村干部、社会两劳释放人员数十人,由警车鸣笛护卫,招摇过市、驾驶着推土机、铲车、旋耕犁等大小车辆、机械20多部,浩浩荡荡开到了田卯村地头。

  村民们闻讯之后赶到麦田,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们看到一大片两尺多高的麦苗被翻开毁掉,便纷纷上前并与之理论。此时,村干部郑殿峰(绰号潮三)带领几名其他村干部围上来,他挥舞着拳头,劈头盖脸地朝着村民代表尹秀全的头部猛击。并喊道:“拳头不算是凶器,打死白打!”话音刚落,躲闪不及的尹秀全再次成了活靶子,被乱拳打翻在地,后被村民送往乐陵市人民医院抢救。村民尹学涛为了保护田苗,也遭村干部蔡前成的毒打,致使尹学涛的脸部、头部鲜血喷溅,瘫倒在地。这时,坐在车上待命的乐陵市公安干警、协警和防暴人员按照“处突预案”冲下车抓捕失地村民。李维国的手下得力干将、当地恶势力头目、村主任郑金国扯着嗓子起劲地对现场“执法人员”大喊抓人。

  当时,现场失地村民们还没醒过神来,便被“分割包围”,强行推拉按倒制服,像丢猪仔一样塞进警车,押往派出所关押。顷刻间,田卯村100多亩耕地被毁于一旦,1000多棵成片的树木果林横遭砍伐。50多岁的村民尹秀德身体本来就不好,被抓进派出所后,一腔愤懑和无奈。他不明白,自己家中的耕地,为啥没有经过合法手续就遭到政府野蛮抢夺霸占?他们为啥不讲道理乱抓人?”尹秀德一气之下倒在派出所,迷迷糊糊被送进医院抢救,这才勉强保住了这条命。

  据了解,在去年田卯村“4.15”流血事件中,乐陵市及城西镇两级党委政府、市综治办工作人员、公安机关等参与,其中包括多名党员干部和大小领导。

  图2、“老假招牌”变成“真牌坊”?

  2012年田卯村“4.15”流血事件发生后,在本网对乐陵市抢地伤人事件调查采访的同时,再次爆出惊人黑幕。经调查证实,不久前被乐陵市政府抢占“征用”田卯村等200多亩耕地上的“俩个招牌”,是赤裸裸的假企业、假招标、假投资、假联营、假规划、假审批、假土地流转、假开发建设项目。

  内幕人士透露说,就在打伤和抓捕失地村民后的第二天下午6时许,一辆中型货车出现在位于田卯村征地路边,俏俏地将描绘着所谓“简爱工艺饰品有限公司”工程项目蓝图的广告招牌撤换;尔后将一幅描绘着义乌市“福思特管业项目”的新招牌替换下来。乐陵市各级政府的这一“非正常行为”立即引起了当地正义干部群众的警觉。

  据了解,去年4月18日,在鄂宏达的授意下,经李维国安排,由城西镇领导蔡某、包片领导兼任田卯村党支部书记王某参加的“招标项目”开工典礼仪式上现场宣传,极力掩盖项目造假真相与事实,撒下迷天大谎、蒙骗不明真相者。

  接到投诉后,《中国记者调查网》本着对当地各级党委政府声誉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决定继续跟踪田卯村违法征地流转事件,并派员再次深入到事件发生地调查,发现了征地事件背后,是鄂宏达一伙地方官员重重造假抢地黑幕。

  根据当地知情人提供的线索,记者一行返程回到乐陵市后,连续展开了调查了解,会见部分干部群众代表,多次深入到征地现场查访,谨慎地对待每一个调查环节。记者看到,在原描述着“简爱工艺饰品有限公司”项目招牌的内容完全是凭空杜撰、无中生有。

  其中,文中这样写道:简爱工艺饰品有限公司位于乐陵市市区,南北临近阜昌路和阜新路,交通便利,工程为两条东西向道路围合的长方形地块,工程西面是一条水渠。本工程位于乐陵市的一座现代化厂区,厂区建设灵活、线条顺畅。并注重环境绿化。基地包括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生产区,一个是生活区。包括食堂、自主用房、综合楼厂房、管理用房。本工程占地面积119189.51m2,其中厂区占地面积25875.96m2,综合楼909m2,食堂活动室1800m2,…配套居住用房240套,建筑密度……。而在后来所偷偷撤换的“福思特管业项目”招牌中这样标榜说:项目由义乌福思特管业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公司是科技部、中石化、中石油联合推荐合作单位。项目总投资3亿元。建设面积8.76万平方米。公司运用先进的…轮管及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轧管工艺技术。主要从事油田、民用钢管的加工生产及油田衰旧油管的再生、节能减排、循环利用。生产标准达到国际标准。年可生产加工油田用管和民用管15万吨。项目预计年内建成投产。投产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10亿元,创利税5000多万元。

  面对如此极力包装渲染的企业“前景瞻观”虚构描述,记者决定对其真实性展开全面深入调查。

  改头换面,“义乌福思特”变成“乐陵福思特”

  采访中,当地干部群众向记者反映说:“鄂宏达担任市长、书记职务的几年里,政府无序的违法圈占和征用土地问题越来越假严重。在轰轰烈烈的开发建设项目背后,其间“真假难辨”、不知道有多少不可告人的谜团黑幕。像全国其他地方一样,你如果举报了,被举报人、利益腐败团伙们就会死死地抱成一团反击,不把你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绝对不会罢休。”

  2012年田卯村“4.15”流血事件发生不久后,当记者返回位于田卯村被占耕地上的“工业项目工地”时,发现约200多亩左右的良田早已没有农作物的痕迹,露出多座新堆积的土丘。“工地”上马达轰鸣、人头攒动,一片“忙碌”的“大开发景象”。同时,这里已经开始拉起了长长的围墙。

  知情者说,自本网的文章发表后,触怒了鄂宏达一伙人的神经,为其亲信同伙、开发区党委书记李维国等相关人员撑腰打气。一段时间里,鄂宏达、李维国等造假腐败官员非法大兴土木、圈地建房。这里的人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加班“建设”,目的是形成“开发”既定事实,将事态坚决控制住。在混乱的施工场面中,记者一行趁机潜进围墙厂院内。远远地望去,成片的“新厂区建筑材料”横七竖八地成堆摆放待用。记者看到,至少有20多堆、几十吨重的钢材、铁架、木质材料、泡沫板和门窗等横躺在那里。

  在现场,记者对这些所谓的“建筑材料”一一仔细查看时,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这里的全部原材料已经残缺不全、锈迹斑斑、甚至腐烂变形,犹如“垃圾回收处理站”的场面。在成摞摆放的破旧门窗上,竟然镶嵌着残缺的旧玻璃;成堆的木板材料上,仍然残存有密密麻麻、东倒西歪的各式长短铁钉;用来镶嵌连接厂房框架结构的三角钉已经锈蚀变形。在办公楼建设工地现场,这里的现场施工人员竟是没有施工资质的当地农民,其中有一部分是家庭妇女。

  针对多处疑点,记者决定首先对奠基开工仪式上所标示的这家“义乌市福思特管业有限公司”展开全面调查。经查实,证明浙江义乌市并没有这家所谓的“义乌市福思特管业有限公司”。同时,浙江省义乌市相关领导要求记者,如果发现有打着义乌市企业名义行骗的单位和个人,请立即告知当地主管部门,并向公安机关报案。为了更加稳妥起见,记者调取了义乌市企业相关资料和企业网络公示结果,也没有找到这家公司。

  本网记者在对“义乌市福思特管业有限公司”真伪调查取证之后,立即对田卯村遭抢占耕地前期招商项目使用的所谓“简爱工艺饰品有限公司”情况展开全面调查核实。经相关部门确认,也没有这家公司。

  至此,被鄂宏达、李维国等所标榜宣传的以上两个假项目全部浮出水面并“验明正身”。对此,有关人士强调指出:“真是难以想象,乐陵市的官员们真是太胆大了。居然连企业都是虚假的,那么,所涉及的项目审批、土地征用、流转等所有手续,想必也不会是真的。分明是一场骗局、是相互勾结的违法行为,其行为应属诈骗罪范畴。

  特别在今年3月初,当记者一行再次来到田卯村造假工业项目现场时,竟然看到,不但去年的造假招牌依然矗立在马路边,而且“新假换旧假”,去年的“义乌福思特管业有限公司”变成了貌似合法的“乐陵市福思特管业有限公司”。在这里,不但多片强行征占的良田耕地出现严重撂荒,而且新圈占土地随处可见。比如,与田卯村相邻的小李家村就有150多亩被强征用的土地因没有项目落实已经“三年不种秧苗”了。知情者反映说,这片撂荒的耕地就连“造假的招牌”也没有。

  书记纵黑,各级反腐变成“贼喊捉贼”

  去年4月20日,针对鄂宏达一伙人操纵的党政司法多部门联手公开造假抢占良田耕地事件,村民宋文忠、蔡金星为了讨要说法,先是去省农业厅反映情况。接访人员说,这事应该到国土厅反映。到国土厅后,接访人员说:“发展经济哪有不占地的呢?”此人拨通了德州市有关方面的电话。之后,该接访人员写了 交给村民代表带在身上,希望德州市政府解决这个问题。

  图3:受害村民代表:“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

  同年4月23日,村民蔡洪斌、尹学斌到德州市国土局反映情况,并向有关人员交出了这封信,对方让他们回家等候消息。而就在这一天,举世瞩目的全国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座谈会在山东省府济南召开。

  田卯村村民们得知这一消息后,人们满怀期待、奔走相告,并坚定了依法上访维权的信念。然而,这次中纪委济南民生会议根本丝毫没有触及到乐陵市土地腐败窝案。

  去年4月26日这一天,村民代表蔡洪斌、尹学斌又来到省城济南,向省纪委举报控告。该纪委下达督办函,将球踢回。在省府信访办,有关人士说:“我们管不了,这属于你们本地自己的事情,你这是跟政府对抗知道不,这样干有什么好处?这个官司是打不赢的,非吃亏不可。”第二天,德州市有关方面派人到乐陵市解决问题,来到现场做做样子,旋即返回。

  之后,在蔡、尹两村民代表将省纪委这个函件面呈乐陵市有关部门工作人员,但始终没有见到接访领导,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后来,干脆直接拒访。

  告状寒心,受害村民饱尝“维权难”

  去年5月,田卯村村民们得到“征地真相反馈”后,不少人抱头失声痛哭,对生活彻底失去了希望。失地村民说:“大家眼瞅着被抢走的耕地和越来越高的圈地院墙,再瞅瞅停在路边的官府警车,真的没有一点脾气了,政府为啥这样干?咱庄户人难道种地也有罪吗?”

  之后,本网又以《山东乐陵:政府造假抢地事件引发民怨》为题,再次给予追踪报道。文章发表后的十多天里,山东省当地各级党委政府和纪检监察、司法机关,对鄂宏达等人操纵的“4.15”流血事件非但不立案调查和处理,反而继续逼迫村民在所谓的“征地一览表”中签字画押,采用个个击破的战术,软硬兼施逼迫村民“自愿”填写“卖身契”,扬言要推翻受害村民代表的房子,甚至要想办法以“破坏维稳和扰乱社会治安罪”收拾访民。

  不仅如此,在鄂宏达的指使下,乐陵市开发区党委书记李维国一伙更加变本加厉的在所霸占耕地上“拉院墙、建厂房”,并继续抢夺霸占其他村民耕地。知情者透露,面对田卯村受害村民的举报控告及媒体曝光,市委书记鄂宏达等顽固对抗、我行我素。同时,一次次采用类似方式,无序地圈占征地、造成大量耕地流失,严重破坏了当地农民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的农业生产生活秩序。

  图4:另一片遭撂荒三年的百亩耕地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去年5月21日至22日,田卯村村民代表来到省城济南,他们先找到了国土部济南督察局工作人员,对方称:“你们先离开这里,我们要认真调查调查、研究研究再说”。

  之后,田卯村上访村民再次来到省纪委监察厅信访办。一名姓孙的工作人员在门外与村民代表“打了个照面”,直接踢皮球、给乐陵市纪委杨副书记打电话,指示对方“接待处理”。当村民们见到乐陵市纪委的杨副书记时,此人却歪曲事实、堂而皇之地坚持说:“这是市领导的决议,你们要以国家开发建设大局为重,这样的征地搞城市建设任何人也别想阻挡的住,你们就别再瞎折腾了,到哪里告也没用。”

  田卯村访民反映说,在过去的近一年时间里,由于本案遭国土部济南局和山东省各级部门掩盖压制,田卯村村民代表绝望中先后向中办、国办、中纪委、全国人大、中政委、国家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土部等相关中央和国家机关举报控告反映,但本案被逐级批转回案发地,却接连被人为按下,并向上级汇报假情况。除了后来一名省主管领导在乐陵市开发区“走马观花调研视察一趟”外,再没有哪个领导、哪个部门过问过田卯村“4.15”流血事件。

  不仅如此,事发百天后,当田卯村上访村民再次来到国土部济南局和省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均遭冷漠呵斥和责难。在国土部济南局,一名工作人员面对访民的质问,竟然气急败坏,自称:“我们管不了这个事儿,谁干的事你去找谁解决吧”。

  对此,田卯村受害村民满脸的伤感和无奈,感叹道:“鄂宏达、李维国一伙人为什么这样疯狂和肆无忌惮?究竟是谁在背后撑腰打气?”更加令受害群众难以理解和接受的是,就连中纪委“2012济南民生会议精神”依然遭到鄂宏达、李维国等一伙人的公开抵制和玩弄,自己的合法权益遭到公权力掌控者的无情践踏;不但新闻舆论遭到封口闭嘴成为“残疾聋哑”,各级信访部门也变成了政府的传话筒,沦为党群干群关系紧张恶化的关键部位。

  近一年来,对于鄂宏达、李维国等一伙人的所作所为,国土部济南局,山东省、德州市、乐陵市相关领导和部门仍然没有对田卯村“4.15”流血事件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和说法。知情者说,当地有关领导决定对《中国记者调查网》联手反击,近日已经派人进京“活动告状”,其理由是《中国记者调查网》的文章严重干扰破坏了当地招商引资、开发建设大好形势,严重败坏了各级党委政府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好形象。同时,有关部门正在帮助乐陵市方面就田卯村“4.15”流血事件补办“手续”、帮助使其“合法化”,继续掩盖和消化这一腐败案件,妄图以此逃脱党纪国法的制裁。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之前,本网编辑部与鄂宏达、李维国等乐陵市党政、开发区主要领导联系采访,对方拒绝提供田卯村“4.15”流血事件”相关查处情况,而李维国本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据调查,截止发稿前为止,田卯村仍然有12户受害村民不畏强暴奋力抗争,拒绝按照政府的要求“签字领钱”。一受害村民告诉记者:“在乐陵市,公安防暴队变成了鄂宏达、李维国一伙人违法乱纪的工具和打手,中央三令五申杜绝公安介入土地拆迁纠纷事件,但乐陵市却仍然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去年的那次政府造假抢地中,我受到了殴打和非法关押,导致心脏病加重,浑身哆嗦,住进了乐陵市中医院,后来又转院诸城市人民医院治疗,直到现在,我一直吃丹参片和救心丸。”

  为此,《中国记者调查网》将对本案的查处进展情况继续跟踪报道。

上一篇:山东省乐陵市人民法院不作为,让26岁弟弟无法入土为安
下一篇:报道称银行柜员月薪仅5千,朝八晚九,离职率居高不下,具体情况如何?如何看待年轻人逃离银行?
相关文章